又是一个秋天 人们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大自然把最丰沛的果实交给了辛勤劳作了一年的人们, 人们都在品尝丰收的喜悦加之非典离我们远去 大多数人的心情应该不错。 但我却在随风飞舞的翩翩落叶中暗自神伤, 因为我恐怕再也见不到她美丽的身影 只能又一次把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深埋在心底。 那是在千禧年的春天,我骑着摩托车飞驰在公路上, 北方小城路两边枝头上的桃花早早的绽放出粉红、雪白、艳红的花朵。 每当看到桃花,我就想起姥姥在世时最爱看的京剧中的一段诗句,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应红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当时万万想不到这段诗句竟成为我即将开始的这段感情最真实的写照。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会走桃花运。 心里瞎想着,车已经开到“天天奶糕店”的门口。 “小陈。” 我喊着店里的伙计,推门走了进去。 我是这里的老主顾,每年家人的生日蛋糕以及各种糕点, 都是从这里买的。 柜台上方半挂着的组合音响播放着《心外幽情》主题音乐《纯真年代》, 柜台前迎过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女孩。 看到她不由我眼前一亮。 女孩大约有二十岁上下,并不是那种绝色惊艳的舞台美女, 但仔细看去女孩有着北方女子少有的白嫩肌肤 秀面白皙齐颈的黑发披在脑后。 一双标准的杏眼,淡淡的迷朦中透着灵气, 仿佛弯着一汪秋水。 弯弯的月眉向两眼的下方延伸,秀气中带着坚韧, 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 个子不是很高,大约1米6的个头给人的感觉确是秀美, 是那种让人越看越爱看的生活美人。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棉织工作裙装,领口处露出粉色秋衣。 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 工作装长裙下包裹着的浑圆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 修长匀称的双腿套在一条紧绷绷的牛仔裤中。 一双白色的休闲鞋,小巧玲珑。 一股青春的气息和诱惑力弥漫全身。 “先生,您找小陈有事?”女孩的普通话还算标准, 不过仍能听出带有一股南方口音。 “噢,我想订个蛋糕,小陈怎么没在?是不是又偷懒了。” 我把头盔摘了下来,边走边笑着向女孩问道。 女孩看我很随意,神态也放松了许多,“他去进货了, 您需要什么样的蛋糕告诉我就行了。” 说着紧走几步去取样品画册,走动间白裙下的乳房随着步伐的加快跳动着, 我的心跳不由也加快了一些。 “你是新来的吧?”边翻画册我边问道。 “我是上个月才来的,您叫我小娜吧。” “我说以前没见过你,你也不用这么客气, 总是‘您您’的我叫林一,叫我小林就可以了, 小陈平时也这样叫我。” “好的,林先生,”小娜看我笑着瞅向她, 也笑了笑改口说: “对了是小林 不过你看起来比我大几岁 我就叫你小林哥吧。” 说笑间两人的关系拉紧了许多,我选好了样式后小娜问我是当时带走, 还是过后来取我很想和她多聊一会儿决定等她做好带走。 小娜走到隔了一层玻璃的操作间,熟练的切下蛋糕, 然后打奶油。 这是我看过的最美好的动作,小娜一双白嫩的双手轻巧的搅动着小桶内奶白色的液体, 让你分不清小娜的双手和桶中的牛奶究竟哪一个更细腻洁净 她的眼神专注的盯着渐渐浓稠的奶油胸前的双乳在手臂的带动下微微荡漾着。 以前老师讲过劳动创造了美,我总认为那只是一种教育方式, 现在的小娜让我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我不好意思总盯着她看,但眼睛又不禁一次次的扫过玻璃那边的小娜, 娇美的她让我胸中生起一股把她拥入怀中的冲动 真希望时间能停在这一刻。 我的脑中渐渐浮现出一幅画面,小娜转动着蛋糕, 将奶油均匀的涂在上面我轻轻地从后面搂住她 双手从她白嫩的面颊缓缓滑过按在她丰满的双峰上 小娜细细的呻吟了一声在我逐渐加大力度的揉动下 双颊泛起一片桃红双手依然涂抹着奶油头扭过来, 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柔软的嘴唇被我吮吸住 滑嫩的香舌滑进了我的嘴里。 我的一只手向下方探索而去,在小娜浑圆的屁股上抚摸着, 小娜浑身软绵绵的感觉着我粗大的阴茎顶在她的屁股间。 我的另一只手从裙装的下摆伸了进去,钻入紧贴在娇嫩肌肤上的秋衣, 推开胸罩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乳房捻动着她早已坚挺的乳头。 小娜的呻吟声骤然加大,乳头越发充血勃起。 抚摸屁股的手移到前面,拉开她牛仔裤的拉链, 伸到两腿中间揉搓着小娜敏感娇嫩的阴部 小娜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 但双手依然放在转动的蛋糕上身子却不由自主的扭动着。 我的手指在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小娜浑身变得软软的, 细细的阴毛间流出淫水来屁股用力向后挺着 迎合着我裤中粗大的阴茎来回摩擦着。 我顺势就把小娜的腿向后拉了一步,脸朝下压向操作台, 让她的屁股向上翘起把裙装撩到了腰上手抓着牛仔裤和内裤一起用力一拉, 雪白的屁股和双腿间黑黑的阴毛露了出来。 我抚摸着小娜雪白丰润的大腿,粗大的阴茎已经顶到了她湿乎乎的下身, 在她两腿间阴唇上来回上下滑动。 小娜情动至极,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松开, 再夹紧。 直至这时,她的双手仍下意识的想要把转盘里正一圈圈转动的蛋糕做完, 但在胸前和下体强烈的刺激下蛋糕和奶油已经被她的双手挤的扭曲变形。 音响中传来电影《人鬼情未了》的主题歌《Oh my love》, 电视屏幕上是电影中的两位主演Demi·Moore和Patrick·Swayze在制陶时缠绵的镜头。 在正直兄弟二人悠长婉转的歌声中, 我正要彻底的占有她~~~“做好了小林哥。” 小娜的一声唿唤把我从遐想中拉了回来。 见她正托着蛋糕向我走来,我赶紧拉了拉风衣, 遮住两腿间高高耸起的一块接过已经装好的蛋糕。 交过钱我正要告辞,小陈回来了。 前些日子老板两口子正张罗着开第二家分店, 这个店就交给小陈打理小陈刚交了一个女朋友 天天又要管理店面又要陪女朋友早就嚷嚷说人手不够。 小陈是老板娘的表弟,只有二十五岁,可出来打工已经近十年了, 平时和我还谈得来。 其实我们两人到不是有多少共同语言,主要是小陈人在异乡, 前几年普通话又不太好本地人有比较欺生的观念 看不起他也不屑和他来往而我有几个在IT界的南方朋友 还听的懂他那时怪腔怪调的普通话一来二去也就熟了。 我对那些出来闯天下、打工的人没有任何偏见。 虽然我在本地有一份稳地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 但我在私企几年的工作经历让我深深了解了离家在外挣钱的艰辛 因此我更敬重那些凭自己的精明和汗水在正道上打拼的人们。 小陈也许正是感觉到这一点才能和我谈得来。 经过小陈的介绍我才知道小娜姓宋,是老板娘的远房堂妹, 以前也在一家蛋糕店工作最近这里缺人手而她在那边干的不顺心才过来。 “你知道吗?小娜主要是长的靓,那边的老板总想吃她豆腐,”小陈偷偷跟我说。 小娜显然听到了小陈的话,狠狠瞪了她一眼, 双颊泛起一片绯红假装去整理柜台。 “我想把她介绍给你,”小陈声音加大了, 故意顿了顿看见小娜也在注意听着 才飞快的说道: “可惜你有老婆了。” 这小子是在开我和小娜的玩笑。 我回应着笑骂了一句,同时我也注意到小娜脸色黯然下来。 不过我当时并没在意,认识了一位漂亮的女孩, 应该是一件很让男人高兴的事哪想到我的生活由此平添了一段凄美的故事。 未完待续。